最近幾天,關於這個藥物的新聞忽然多了起來,甚至連從來不管財團藥物廣告的北市衛生局,居然也會去嚇唬康是美和屈臣氏這兩大財團。這次操作的公關翁絲,看來是有點門道,反正只要把新聞曝光度提高,管他好新聞壞新聞。

言歸正傳,康孅伴Alli這名字取的真好,衛生署規定藥物名稱不得有暗示之嫌,所以羅氏纖只好以羅氏鮮之名上市,女字旁的孅跟纖細的纖不同,理直氣壯,連紅包都不必塞,真是厲害!至於伴有陪伴之意,又有一半的暗示,算的上一語雙關。因為康孅伴本來就是羅氏鮮的一半劑量。

既然已經有羅氏鮮上市,為何還要脫褲子放屁,另外出一個一半劑量的康孅伴呢?這就是因為台灣的特殊情況,在國外,處方用藥如果沒有處方簽是買不到的,但是在台灣,孫中山就是處方籤,甚至連管制藥都能買到,話雖如此,但總是理不直氣不壯,羅氏鮮Xenical這個處方藥賣起來提心吊膽,可又賺不到啥錢,真是划不來。現在康孅伴可以核准成指示用藥,藥局就可以大大方方來賣,也不用擔心被抓。所以可以這樣說,康孅伴就是一半劑量的羅氏鮮。

但是聽說康孅伴的上市價格會是跟羅氏鮮差不多,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想應該不太好賣,因為民眾還是買羅氏鮮就好。除非藥局的藥師還是願意欺騙消費者,說這是新藥,效果比較好。

 

下一篇中醫隨手筆記

你也許會喜歡以下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