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人造業個人擔系列一_喝胎盤素導致子宮肌瘤變大

最近因為看到誤服藝人代言的產品而導致子宮肌瘤變大的新聞,於是想要開始整理這類新聞的念頭。標題取名個人造業個人擔的原因是因為長久以來,台灣的醫療市場嚴重扭曲,在這一行的人差不多都能接受,就算你是醫學中心的院長,說服力可能比不上當紅的藝人,任你是天王巨星,可能抵不過你家隔壁國小畢業的鄰居。簡單整理一下說服力的大小:鄰居>藝人>醫師>藥師(營養師)。

我一直想要問心理學專家一個問題,許多民眾不願意相信藥師,認為推薦的產品是因為利潤好才推薦,但是難道他們認為電視上花大錢請藝人代言,反而是物美價廉的產品嗎?藝人不用錢?電視時段不用錢?衛生局的罰單不用錢?現在是2009年而不是民國初年,這些淺顯易懂的道理會不知道?平常這些勞苦功高的藥師,無償的為你做藥物諮詢,你卻不願意讓他賺錢,寧願讓跟你無關的藝人還有電視台賺錢,請問這是什麼心態?

我想起莊子裡面有這段話,和這樣的情形很類似。莊子將死,弟子欲厚葬之。莊子曰:「吾以天地為棺槨,以日月為連璧,星辰為珠璣,萬物為齎送。吾葬具豈不備邪?何以加此!」弟子曰:「吾恐烏鳶之食夫子也。」莊子曰:「在上為烏鳶食,在下為螻蟻食,奪彼與此,何其偏也。」

回到這個案例來看,新聞說:業者喊冤,因為拿出檢驗報告,成份裡明明沒有荷爾蒙,應該是消費者個人體質關係。請大家看清楚,衛生署都還準備了藥害救濟基金給這些因體質特殊的民眾,但是這些業者明知胎盤素會對子宮肌瘤造成影響,卻辯說商品裡面沒有荷爾蒙,是無恥。如果不知道會有影響,是無知。不管無恥或是無知,民眾選擇在電視頻道購買商品,而不透過真正醫療人員推薦,我只能說個人造業個人擔。

最後分享一個小常試:許多商品號稱有產品責任險,理論上一點意義都沒有,這錢是賠給廠商,不是給受害者,產品真的出了問題,廠商會不會認帳是一個問題,但是我們常見的是拿了錢跑路。還有不是產品出了問題就賠,只有三種情形才賠,一、設計錯誤,二、製造錯誤,三、使用說明不當。

結論:如果你仍然選擇讓非專業的醫療人員來告訴你吃什麼,那我只能告訴你,個人造業個人擔。

 

下一篇睡眠呼吸中止症

你也許會喜歡以下文章

醫師上新聞頭版系列之一

減肥名醫林政誠最近又上版面了,我之前曾說過,是誰逼這些醫師自甘墮落的,因為想要吸引病人,所以大量使用類固醇,勉強可以說是情有可原,但是對於公布病人病歷,還順便宣傳減肥,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呢?假設是有人為了政治的原因,花重金收買,醫師公會居然不出面吊銷執照,可恥!如果只是為了要增加曝光機會,而公布病人的病歷,是可恥中的可恥。做了這些違反醫師職業道德的事情,還認為病人會去找沒有醫德的醫師看病,是輕視台灣的民眾,還是台灣的民眾本來就沒有大腦?

嚴正呼籲台灣的醫學院教育,應該立刻取消醫學與倫理課程,改上大眾傳播課程,教導醫師如何操作媒體,讓自己變成名醫,這樣才能大把賺進銀子。

民眾習慣看媒體來找所謂的名醫,而受騙上當,我們的政府處置這樣無恥的醫師,僅僅只有約談而已,可能依違反醫師法處兩萬到十萬元罰款,而那些不小心在網頁上寫了廣告語詞的小老百姓,卻要被罰三萬到二十萬,看來醫師真是個有保障的行業呀。

 

下一篇青光眼

你也許會喜歡以下文章

是誰逼這些醫師自甘墮落

最近有篇轟動醫界的大事發生,就是三重高柏森耳鼻喉科因為偽造病歷使用類固醇,我看了一下他的簡歷,居然是台大一學士耶,台灣最棒的醫學院畢業的耶,相較於傳統的觀念,台大的醫師開業通常因為太重學術,開業生意通常非常冷清,也許是因為台大醫學院改變了嗎?不過我想由一個中央大學的教授去批評台大的學生,這些學生心理是根本不會甩的,考進去的分數差這麼多,拜託,自己學校的老師都管不動了,還輪的到外人嗎?我想正是這樣的上課態度,才能夠讓台大的醫師懂得怎麼接受現實,給民眾他們所想要的好醫師。

之前商業周刊有所謂的百大名醫,請看清楚,是商業周刊不是康健或者天下喲,之後嬰兒與母親也做了類似的調查,一時之間上榜者與有榮焉,未上榜者深深不平,請問,這些完全和醫療沒有關係的單位憑什麼發佈這樣的資訊?是為了讀者需要?為了炒作話題,甚至是商業行為的置入性行銷?請問這些單位,你們懂什麼?你們會知道醫師偷偷用類固醇?或者使用off-label use?許多兢兢業業在工作崗位上努力的醫師,你們真的都了解嗎?

但是到底是什麼原因,逼的這些醫師要自甘墮落,偽造病歷能做,難道不能用假藥?為何正正當當的醫療行為不能夠受到民眾青睞,而黑心的行為反而民庭若市?

市場有一隻看不見的手,會將這些醫師推向萬惡的深淵,這隻手就是民眾的心態,我跑開業醫的業務已經十多年,拜訪過上千位醫師,簡單來說,只能說:殺人放火金腰帶,造橋鋪路無屍骸。印象中有一位台北市的醫師給我很深的印象,他是從美國回來的,他看一個病人要半個小時,當時我告訴這位醫師,你看一個病人半小時,才收入幾百元,你還不如去學美容美髮賺的更多,我只記得他抬起來頭來望了我一眼,告訴我一個小故事:日本伊藤博文接任首相以後,去參拜神社,他向上天說,我想今後我應該不會有朋友了。這醫師說:當我選擇了從美國回來台灣執業,就有了心理準備,多人走的路不見得正確。

真想寫一篇如何分辨好醫師,不過寫了下場可能不知道如何收拾。

ps:醫藥分業十年了,結果有沒有用?問題出在哪裡?

 

下一篇請大家為我祈禱

你也許會喜歡以下文章